竹子 | 動人的臉都在說故事

在竹子的心中,自己有一張特別“ 中國女孩”的臉:沒有哪個五官是特別突出的,每一個部分都低調地構架起了一張平和又中立的臉。

竹子 | 動人的臉都在說故事

竹子

過不去的小孩和臉盲博主

“我的臉不想有任何的表達,臉想說:‘ 就這樣吧’,” 她瞅了眼鏡子里的自己,又補充,“嘴還行,比較大,相對不平凡。我的嘴還是蠻想說點兒什么的?!?/p>

這是竹子做Vlogger的第三年。新聞學院畢業后,她做過婚禮攝影、紀錄片主持人和商業廣告的拍攝。因為喜歡在YouTube看視頻,竹子在2016年3月嘗試上傳了自己的第一支Vl og。到現在,她通過Vl og的形式,自己拍攝、錄制、剪輯、做后期,在畫面和旁白的交錯中分享著自己的生活?!罢f點兒什么”幾乎成為了她人生的一個小小切口,呈現著一個有趣的、自信的中國女孩的樣子。

竹子從來都沒有覺得自己漂亮過。

她是KOL,在微博平臺上有341萬粉絲。在她的觀察中,最初看她視頻的人們大多會說,這女孩怎么長得這么普通,時間久了大家便夸她長得好看—即使在她素顏出鏡,自認為“挺丑”的時刻,粉絲們也會留言:“ 竹子,我覺得你特別好看?!?/p>

“他們好像比我親爸親媽還要更親爸親媽,到底帶了什么樣的濾鏡呀?”像是說段子似的“抱怨”了一會兒不解的部分,她爽朗地大笑起來。

在竹子心里,漂亮和美是兩件事。自信不總是和漂亮捆綁在一起的。她自覺性格不錯,和她相處久了的人,會認可她的長相和性格蠻配的,“我的性格在替我的臉說話,所以大家會忽略我的長相?!?/p>

這是一個“顏值焦慮的時代”,在竹子的觀察中,你可能找工作找不到,別人會勸你整容,整容了就能找到工作;找不到男朋友,別人會勸你變漂亮,變漂亮就有男朋友了。對她來說,世界上值得關注的事太多了,“我不想要再為自己的這張臉焦慮了?!?/p>

小時候,也有“過不去”的時候。十四歲的時候,她在寄宿學校上學,有一天得知了自己喜歡的男孩不喜歡她,媽媽來接她回家的時候,她就透過車載的后視鏡看鏡子里自己的臉。那天太陽很大,她在灼熱的太陽下,數了自己臉部加身材的十四個缺點,“我想到,因為我有這十四個缺點,所以那個男孩不喜歡我,特別難過?!?/p>

高中的時候,竹子開始學化妝。那會兒學校離北京當代商城和雙安商場特別近,她的零花錢只能買得起睫毛膏,就把商場里的美寶蓮買了個遍抱回家。為了讓自己皮膚變白,出門就打傘;嘗試換各種發型,失敗的、成功的試個遍。那個年代流行論壇美女,大家都是紫頭發、齊劉海,磨皮到五官都消失了,她也發自己的照片到論壇上去,想看看有沒有人覺得自己算是論壇美女。好在這樣不那么精致的“生活”有著一群最好的觀眾。在老公黑子自帶濾鏡的眼中,竹子是個“美妝大師”,他總會用馬景濤式的臺詞夸贊:寶貝,我覺得你擁有世界上最美的肌膚。有的時候她素顏出鏡,粉絲也會不吝夸獎,她自己笑說:我想這也許跟長相沒關系,是真實的力量。

現在,和臉“過不去” 的小孩卻長成了一個臉盲。好看的臉太多,最新火起來的偶像和最新冒出來的網紅,她都分不清楚。能讓她記住的往往都是安靜地放在那里就有故事的臉,這是她如今對于好看的唯一評判標準。

喜歡的男孩子也不再是由外貌來判斷了,讓她舉例自己喜歡的帥哥,她的答案是巴拉克·奧巴馬,“我喜歡一個男人的綜合氣質。我喜歡他讀過的書,他經歷過的事情,他的言談舉止以及他的禮貌,一切的一切可能都藏在他眼角的微笑里面?!?/p>

竹子 | 動人的臉都在說故事

竹子

“美妝大師”

iPhone前置攝像頭、自然光、無磨皮、時而素顏,這些就是竹子錄制視頻的畫面構成主要要素了。

一個無限接近真實的博主。

大多數時候,她都不喜歡化妝。一般出門前的妝容流程就五分鐘:粉底、眉筆、口紅、腮紅,再畫個睫毛膏,結束了。出門約會或者參加活動,會“盡心盡力”化個全妝,也就半個小時搞定。她有著在陽光下曬過的自然膚色,她說,膚色深的好處在于,你可以嘗試更加凌厲的眉毛和更加夸張的口紅顏色,用陰影和高光塑造出更加立體的輪廓。

要她講講最近新學的厲害的美妝tips,她沉默了好久,蹦出一句“好難啊”。最近精進的技術是用眉膏畫眉毛,“畫得更自然了一些……”講到一半又氣餒了,“嗨,說了跟沒說一樣,真沒什么心得?!?/p>

也會看看美妝博主教程,偶爾跟好朋友導演韓夏學幾招,但終究不是對這個太在意的人。最希望的是世界上可以研發出一種機器,一張臉放進去,過個三分鐘出來,妝容就已經完成了。

相較而言,護膚是她更在意的部分。屬于竹子的護膚原則有三點:第一,睡到飽,她每天起碼會保證七個小時的睡眠時間;第二,運動,她分享過超級愛運動的女孩的肌膚狀況,臉上的光澤是從深層的能量中透出來的,再好的美容儀都給予不了;第三,護膚一切從簡,清潔和保濕是最重要的。

飲食上,她不喜歡吃加工太多的食物,但各種“原則”也時而要讓位給當下的“欲望”,總之還是不那么為難自己。

你去YouTube上搜“Do You Think I’mPretty”,不少視頻下面的留言并不太友好。也許有些人會在意,但我想青少年都會經歷這么一個階段,路還長著呢,人生變化之奇妙,其實不用那么早被別人定義。很多時候PO出了覺得自己不夠完美照片,居然被粉絲稱贊。我想也許這和相貌沒關系,而是真實的力量。

Vlog不是一個只屬于“贏家”的幕布,幕布前有生活中的高光時刻,也有那些更為珍貴的、粗糙的、露怯的、帶著滿滿的好奇去探索的時刻。今年9月,竹子在微博上寫:“ 一直是個普通人,會哭、會笑、會難過。和從前一樣在分享,不知不覺被推上這自媒體的時代。仍然會開心,也會難過,會對著鏡子哭,會緬懷過去的單純,會寄予未來的美好?!?/p>

今年,竹子覺得自己最大的進步就是不在乎別人怎么評價她了。一個定律是,人總會在幾千條夸贊自己的評論中,看到那幾條對自己生活有不同見解的指責。她終于找到了一個更放松的狀態,“慢慢地,看到不太好的話,都覺得像是在看別人的故事?!边@是做Vlogger之后的她覺得最有意義的收獲。

竹子 | 動人的臉都在說故事

竹子

中國女孩的美是破繭而出的

到英國讀書之后,竹子稱自己遭到了“八國聯軍”的追求。班上十個男生,八個喜歡她?!巴鈬藭X得我巨美”,一切自然的、沒有雕琢的特質受到了更多好評,這是一個審美差異被證實的小小現場。

倫敦是一個對她的審美體系有潛移默化影響的城市。這座城市很美,泰晤士河畔有滑板青年們喜歡的涂鴉,東區有最奇怪的妝容和最精致的咖啡店,泰特美術館附近的地鐵站里有各種名畫,“走在城市里,你會觀察城市的樣子,觀察它每一個細節的顏色。在博物館看到Jackson Pollock的潑墨,你會想他為什么會選擇這幾種顏色。在倫敦,你有更多機會去逼著自己想這些問題?!?/p>

前段時間,她看到“一條”做的一個關于審美的視頻,很受觸動。很多人說審美不需要學,是自然而然就能夠形成的,她不同意。她時常和自己做時裝和設計的朋友討論,審美是有傳承的。歐洲國家的審美一直沒有斷層,他們的藝術是有脈絡可循的,一個個時代看過來,其實就能明白為什么他們會有自己的審美自信。如果去看剛剛結束了熱播的美劇《Why Women Kill》,也能在三個故事中明顯地看到美國在不同時代背景下,對妝容、發型、時裝在審美上的傳承和更迭?!拔覀冞@一代人去想什么是審美的時候,往上看,抓不住我們的根在哪里?!?/p>

竹子 | 動人的臉都在說故事

竹子

慶幸的是,竹子大致生長在一個自由的環境中。18歲成人以前,她和身邊的每個同學一樣,穿統一的校服,走統一的道路,所有想要標新立異、對審美的自我表達都會被教導主任用紀律的條條框框阻攔起來。成年之后,有機會去到了更大的世界里去游蕩,并找到屬于自己的坐標軸。

有時候,看向在這個年代中成長起來的其他中國女孩,她覺得她們“特別勇敢”。她見過不少歐洲的女孩做背包客,一個人環游世界,搭便車、睡沙發,并不覺得稀奇,“這對于她來講其實是很容易的,她爸媽年輕的時候就在這么干,就是當年的嬉皮士,他們生活中沒有特別多束縛”。偶爾遇到中國女孩—一個人背著雙肩包在旅行,隨身帶著一本書,皮膚曬得黑黑的,去潛水、去跳傘、去開飛機,讓人覺得有沒有男人、結不結婚,都不是她人生中主要去面對的事情,她總是能很灑脫地面對生活—反而會覺得格外有魅力,“我們生活在一個壓抑的環境下,總有人告訴你你應該怎么活。沖破了重重束縛,這種勇敢在我看來更堅韌?!?/p>

了不起的是,她在生活中修煉出了最讓自己珍視的樂觀的本領:家里廁所淹了,她會想太好了,可以借此機會重新裝修廁所;稿子寫完忘記存檔,她會想太好了,剛好有幾個地方寫得不太好,借這個機會重新寫一下?!拔視肋h往最好的方向去想,”竹子說。

今年,竹子又一次改變了自己的生活走向,和老公一起搬回北京,在胡同里擁有了屬于他們的小院子,“回到北京我就是一個北京女孩,得去享受這個城市最好的部分?!?/p>

“現在是主場作戰?!彼职焉钕氲阶詈玫姆较蛄?。

福彩3d中奖两位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