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最識女人心

姐妹們,無論有沒有男朋友,我們都值得收獲來自對面性別盟友的足料贊美。最文藝的怪大叔,最可愛直率的男孩子,最深情的哲學教授,最懂變美魔法的頂級化妝師,最機智的90 后女性之友……最懂女人的一群男人口吐蓮花,自愿擔當起教學模式,幫你調教男友,斟辨渣男,抵擋不靠譜的都市謠言,讓你變美變自信!

 

史航

(著名編劇、策劃人,雙魚座、O 型血,女性知己,大眾閨蜜。)

打動一個女人的最好方式是逆流而上

他們最識女人心

史航

為什么說他懂女人:

1. 遍地都是女閨蜜,他主持的 “鼓樓西劇場朗讀會”星光薈萃,大美女身邊的護花人;

2. 最解人意,女人的心思只要書里寫過,電影里演過,就沒有他不知道的彎彎繞;

3. 有理論也有實踐,在愛情問題上流過的每滴淚都沒白費。

估計很多女生都想有一個史航這樣的朋友,幽默風趣情商高,毫無攻擊性,還可以在深夜時分接聽你的電話。你盡可以向他傾訴各種人生煩惱,他會耐心地當你的聽眾,適時地不露聲色地幫你化解諸多人生困惑。史航自己也承認,他的女性朋友的數量遠多于男性朋友,在別人看來,這大概是因為他討人喜歡,而史航卻覺得,是因為他襯托了這些女性朋友的美?!八诼鋯蔚臅r候不一定好看,但是跟我走在一起就顯得好看了。珠寶只有放在天鵝絨上才會更加奪目,我就是那塊天鵝絨?!?/p>

他們最識女人心

史航

Q&A:

被眾多大美女認證為最佳知己,真正進入她們內心的秘訣是什么?

史航:大美女當然不缺贊美,所以我只是回溯到她們更小的時候,那時候她對自己不自信,對周圍毫無應對方法,我去和那時候的她聊天,成為她的朋友。我絕不敢謬托是知己,“知己”是一個很重的詞。越被人家稱作是“知己”越要警惕,人家可能沒那么防著我們,但是我們要自己防著自己,別傷害到別人。

都說知己千金難得,這個“ 難”具體難在哪里?

史航:什么叫知己?我跟你說了一萬句話,只跟她說了一句話,但是我覺得我跟她更熟悉。知己就難在彼此信任,且彼此托付。就如同我有一聲長長的嘆息在我的肺腑里,我找到知己就是找到了一個氣球,他能承受我綿長脆弱的嘆息,同時自己不會爆掉。

其實女人想要的也不多,無非遇到的男人足夠體面,怎樣的男人才算體面?

史航:一般在分手時才能看出是不是真體面。學會退場的方式,考慮好進入一個人的生活后要怎樣退出。盡量不要過分地影響到別人,如同一場雪地謀殺案,要踩著腳印走進去,再踩著這些腳印退出來。在別人的人生里不要留下太多的痕跡,不能招人煩。

我們如此需要男閨蜜,是需要你給我們在愛情里出謀劃策、上課進階,這要求現實嗎?

史航:拿愛情上課是一件多么拙劣的事情,簡直是焚琴煮鶴??!“課”是我們從小就要逃的東西,而愛情是我們應該擁有的東西,如果把“愛情”當成“課”來講,太煞風景了,我絕不會給人講這種課。

為什么男人在分手后看起來就不那么傷心,這讓我們很不服吶!

史航:都傷心。作為編劇,我讀過那么多的書,我知道人在傷心之后是沒有辦法改變的,只能這么傷心著、疼著、忍著。人生難得幾回疼,要盡情地享受被分手。比如我在家一個人看電影,特別感動的時候,眼淚一下子流下來,我會馬上拿起手機自拍一下。下次我可能會拿著這張照片跟一個女孩子說,這是我在為你流淚。不能浪費了這滴眼淚。

男人在愛情里面也會覺得困惑嗎?你們都困惑些什么?

史航:愛情以外的事情我也會困惑啊,連“今天要不要點外賣”這種事我都會困惑。無論對男人還是女人,困惑都是一種常態,因為沒有什么決定是必須要做出的。小小的糾結會讓我覺得甜蜜,天啊,我還可以做選擇??!我可以選擇跟你吃飯,也可以選擇跟她吃飯;我可以選擇看這本書,也可以選擇看那本書;我可以選擇打車,還可以選擇走路。我能選擇,我的人生還挺高級的。

你已經想得這么明白了,還能夠再愛嗎?

史航:西蒙·波伏娃有一部小說叫《人都是要死的》,正是因為這樣人們才會拼命地相愛??!如果自助餐是5點鐘結束,現在4點半了你才到餐廳,你會吃得更瘋狂,因為你的時間不多了。余下的時間越短,人們會愛得越瘋狂,因為不甘心一生留白。

 

周玄毅

(武漢大學哲學系副教授,《奇葩說》 元老)

談戀愛要義字當頭

他們最識女人心

周玄毅

為什么說他懂女人:

1. 最接地氣的哲學教授,拆解愛情就像拆解辯題;

2. 積極為女性權益發聲,冷靜客觀。

愛情是玄學嗎?周玄毅可不這么看。他更愿意把這看作哲學問題。而對一個哲學教授來說,哲學不解決任何問題,而是指出問題的問題。那么我們這個時代的愛情有什么問題?女生最關心的都是不是問題?我們把問號一股腦都拋給周教授,請他辨別真偽,找出最佳路徑。

Q&A:

哲學這東西,對愛情有用嗎?

周玄毅:有用。比如可以先幫你篩選掉很多根本就不配跟你談戀愛的人。而真正進入戀愛中后,哲學也有用。我們很多時候吵架都是因為直覺上、情緒上有哪里不對,可是我們并不知道哪里不對,這個時候哲學就又可以上場了。

可大多數的戀愛不就是一種難以名狀的感覺嗎?弄得太明白了,會不會掃興?

周玄毅:情感上的難以名狀太容易出現了。你因為一張照片就愛了,然后又因為另外一張更帥的照片你就死了,下一秒你又好了,然后你又活了。我并不覺得這個東西非常重要。愛情可能要更沉一些,就像你兜里揣著個寶貝,但是硌得有點疼,那你要拿出來分析一下,是不是需要換個角度換個方法去拿它更輕松。

為什么男人活得更沒心沒肺,看起來更“ 不要臉”?

周玄毅:他們更自信。別人也許覺得他們“裝”,但裝著裝著就成真的了。我從沒見過一個男人在抖機靈的時候會預先和周圍人自嘲。但女生總是過低地估計自己,要不要對別人這么誠實呢?

對男人來說,懂得女人是一種天賦,還是需要后天不斷學習?

周玄毅:就我自己來說是后天學習的。同理心是需要訓練的,為什么很多男人很直男癌,他們不是沒頭腦,只是沒有對生活的細膩觀察。當你觀察的分辨率到4K的時候,以前模糊的地帶看得清清楚楚,你會看到女人面臨的處境,這時候就會懂得她們。

很多時候我們好不容易把一個男生“馴化”到懂得女人,但就分手了,再馴化一個的沉沒成本好大!

周玄毅:特別劃不來對吧?女生真的是覺醒比較早的性別。黑格爾有個理論,人類自我意識的覺醒,最初不是在利益階層,而是在受壓迫者那里。我覺得非常像是兩性關系,女性面臨更多不公,所以覺醒很早。我們只能感謝你們為社會做出的貢獻。放心,沒有被馴化的那些遲早也會被社會好好教育的。

我是女生,我就要承擔社會老齡化少子化的責任嗎?

周玄毅:從談判學的角度,你永遠不要以為第一要求就是真正的要求。老齡化問題的解決辦法是女生多生孩子嗎?這不人道,也不是唯一的方法。30年前全球石油危機,說能源要枯竭地球要完蛋,但你看現在石油價格有多低。女生有那么厲害的腦子,但只盯著子宮,這是把愛因斯坦當網管了。

說到底,女生怎么活才“ 值”?

周玄毅:有一個非常吊詭的地方,很多時候你教女孩子怎么幸福地生活,其實是教她怎么做一個男孩子。比如很多女孩都迷《冰雪奇緣》,那其實是50年前迪士尼的劇情但是換了個性別—一個男生有自己的追求,有自己的夢想,有漂亮的公主很愛他。

它告訴下一代的女孩,只要你獨立勇敢,你就會有一切,一個懂你的男孩在你追求自我的路上,自然而然地存在著。這是無論男孩女孩,都值得追尋的人生。

福彩3d中奖两位多少钱 财务报表分析与股票 可以杠杆的股票平台 炒股学习平台 股票查询60070 股市交流平台 期货冠军侯婷婷 今天涨停的股票公式 什么股票软件好用 下载炒股软件 上证指数(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