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城記 他們與城市之間的故事

從北京到米蘭,城市越大,人就越感到孤獨。人們穿梭于歷史中前所未有的大城市之間,當我們走過一條繁華街道遇到的人數很容易就超過我們的祖先一輩子認識的人數。但是,一個人與他所去過的每一座城市之間建立共情卻是不容易的。氣候與建筑,植被與河流,生意與人情,還有城與城之間的物理距離和氣場差異疊加影響著一些人的生活方式。他們與城市之間的故事遠不止于一次閃現或是一餐美食,而是拼盡全力地尋找、突圍、發展和扎根,是更長久的一段歷險記。

雙城記 他們與城市之間的故事

秘哥 Mico

秘哥 Mico——餐廳主理人

我是北京人,來意大利有 11 年了,目前在這邊經營著五家餐廳。開餐廳其實是我在米蘭上了幾年學之后的那個階段特別需要的一個東西,它可以給我創造經濟價值,也是我們這種漂在外面的人需要的一個有歸屬感的地方。開餐廳前我在一家意大利的攝影公司工作,跟當地人合作有各種各樣的問題,他們節奏太慢,我的工作經常被他們拖慢,我就萌生了開餐廳的想法,但是又不想盲目的開始,當時我們的策略是先送外賣,當地夜店里有人點燒烤,我就烤好了送過去,每天都是夜里兩三點工作,做了幾個月的時間,然后因為在家里燒烤這件事被別人舉報了。

停止外賣生意的第二周我們就買了我的第一家店,因為看到了需求,不想錯過機會。第一家店非常小,只有五張桌子,要提前兩到三星期才能訂一個位置,趕上過年的時候甚至要提前兩個月訂位,即便訂到位子了到店之后也要等,地方太小了,但是我想讓每個客人都吃到滿足。還記得有一天從早晨十點半到凌晨兩點半一直忙,一天見上百上千人,在那個小環境里竟然走了27000 步。當時不覺得累,只有滿足和充實。

雙城記 他們與城市之間的故事

秘哥 Mico

11 年前剛離開北京的時候,自己也是半盲目的狀態,身邊很多人也不理解。這么多年過去了,其實慢慢對家鄉的思念減弱了。新的城市不停給你驚喜感,不同的文化和信息會源源不斷地碰撞,很多人都超級有意思,他們是燃燒著的狀態。認識了很多在國內無緣認識的朋友,整個世界觀是在改變的,整個人變得更平和了。在街上大家都會問好,一個街區的鄰居見過沒見過的都會問候,和我小時候的北京一樣。

其實我來這邊之后一直是奔波的狀態,無論是做攝影師的時候跑法國,還是后面有段時間跑博洛尼亞,還是最近在忙都靈新店開業的事情。我是一個偏執的人,很多事兒愿意親力親為,給自己強加很多事情,不會為太多事做妥協,想創造自己喜歡的東西和生活。

雙城記 他們與城市之間的故事

秘哥 Mico

很多年以后希望這幾家店可以完成托管,能讓我自己去做一些有意思的事情,比如有時候在家做一些手工會感覺空前的放松。其實在任何大城市待久的人都渴望去安靜和空曠的地方,山上或者海邊。還記得幾年前去過意大利中部的山上,那有一家不知名的小酒吧,一個石頭蓋的小啤酒吧,是參加一個朋友的婚禮。前一天晚上跟他去喝,進去后整個酒吧的人基本都認識,那種感覺特別好。我很愿意自己動手打造一個那樣的地方出來,能夠在我退休之后邀請我的朋友來我的小王國聚會。

福彩3d中奖两位多少钱